当前位置: 沈阳新闻网 >  国际 >  英媒:美国正在破坏冷战后世界秩序 > 正文

英媒:美国正在破坏冷战后世界秩序

沈阳新闻网-国际 来源:参考消息 时间:17-07-17 823条评论

参考消息网7月17日报道英国《金融时报》网站6月22日刊发该报首席美国评论员爱德华·卢斯的文章《美国的朋友和敌人如何适应特朗普时代》称,冷战以来美国塑造了新的世界秩序,但时间来到今天,人们开始疑惑如果美国总统自己开始积极破坏这一秩序,那么谁会加以维护。

卢斯称,几位美国总统都曾宣布新的世界秩序。今天,我们大多数人只记得老布什在冷战结束时所呼吁建立的世界秩序。老布什于1990年说:“这种新的世界秩序正在呱呱落地——这个世界与我们曾知道的是不同的。”

老布什发表宣言前二十年,美国前国务卿迪安·艾奇逊撰写了其经典著作《参与创造世界》。该书以划时代的细节阐述了美国如何创造了老布什所重新命名为新世界秩序的战后体制。今天看来是理所当然的机构——联合国、北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都是艾奇逊所效力的杜鲁门政府克服千难万险而组建的。没有任何其他国家拥有那样的自信和资源,可以按照自己的形象重塑世界。

卢斯称,然而今天,在唐纳德·特朗普时代,我们感觉就像倒退着亲历历史一样。特朗普的犀利的批评者罗伯特·卡根说:“我们忘记美国创建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始终都是多么不自然。很难设想,如果美国总统自己就积极破坏这一秩序,那么谁会加以维护。”

美国的所有关系密切的盟国都正在以某种方式应对这一困境。就连一直不愿公开表示不安的人们也发表意见。上月,默克尔总理表示,现在是德国和欧洲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了。默克尔用自己标志性的轻描淡写的口吻说:“我们能够彼此依靠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结束。”

本月早些时候,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发表演讲。她在演讲中问道,在美国不再可靠的世界上,加拿大应该做什么。

特朗普否定“全球共同体”

卢斯称,特朗普不断萎缩的辩护者圈子所作出的回应,是指出他委派担任最重要职务的、人们公认的“全球主义者”。这些官员是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和国务卿蒂勒森。他们说,这个所谓的“成年人组成的轴心”将使特朗普保持诚实,阻止其采取破坏全球秩序的措施。

不过,特朗普没有听取这三位官员的一致意见,而是退出了有关全球变暖的《巴黎协定》。

卢斯称,特朗普的世界观与他的大多数高级官员严重相左。四十多年来,特朗普一贯地把世界其他国家视为怀有敌意的地方,无论是敌人还是盟友。今天的特朗普看来仍旧积习难改。

美国前驻北约大使伊沃·达尔德说:“特朗普认为,所有外国人都把我们当做傻瓜——他认为世界是一个黑暗的地方。当你不断对盟友说,他们正在揩你的油,你还怎能领导联盟?”

上月,美国的盟国感到尤其震惊,因为麦克马斯特和总统的高级经济顾问加里·科恩为《华尔街日报》撰写了一篇专栏文章,阐述了特朗普的外交原则。他们写道:“世界不是一个‘全球共同体’,而是各国、各个非政府行为体和企业参与和竞争以从中渔利的角斗场。我们没有否认国际事务的这一本性,而是直面这种本性。”

美国缺位令他国取而代之

卢斯称,允许美国驻军是否会为你换取到华盛顿的忠心?美国外交学会会长哈斯说:“在与外国,尤其是盟国的每次交往中,美国总统都要问一问:‘这里面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唯一自然的结果就是,盟国将会如法炮制,随波逐流地大谈日本优先、法国优先、加拿大优先等等。”

特朗普获胜前很久,澳大利亚人就在辩论,他们的国家是否应该疏远美国,以迎合崛起中的中国,因为中国是比美国更重要的经济伙伴。现在,这样的论点已经成为主流。前总理保罗·基廷等人认为,澳大利亚应该两边下注。

与此同时,英国很可能在今后几年内忙于脱欧的审议工作,因而不再是积极的参与者。美国可靠盟友的圈子正在萎缩。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学者托马斯·赖特说:“在可预见的将来,美英特殊关系是无关紧要的。英国已决定彻底摆脱这个棋局。”

卢斯称,在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前,世界就已经在做出调整。英国迫不及待地加入了中国的亚投行,因而激怒了奥巴马的白宫。澳大利亚和德国等其他国家虽然犹豫不决,但此后也这样做了。几乎每个西方大国都派出代表团,出席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中国发言时,外国政府洗耳恭听。而特朗普发表推文时,它们则找到美国高级官员,以核实特朗普是不是在说真话。

艾奇逊在其著作中阐明,一个全球领导国家首先应该是可预测和维护规则的。无论特朗普执政期间发生什么,我们都可以确信,这些信条为人们所忽略。

卢斯称,更为令人乐观的路径是,其他国家介入以弥补特朗普的美国所留下的缺口:换言之,世界其他国家可能终于会认领艾奇逊的杰作。中国领导人在全球精英的达沃斯聚会上表示,中国准备维护世界经济秩序。欧盟前高官索拉纳说:“引人瞩目的是,现在欧洲领导人多么经常地与中国达成共识。”

另外一个有希望的迹象就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和默克尔之间的友好关系。如果他们能够重新启动法德发动机,欧洲就能为自己的防务承担更大责任。如果世人有幽默感,那么特朗普的意外遗产就可能是使世界其他国家确信有必要取代美国。

标签:

返回沈阳新闻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