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沈阳新闻网 >  情感 >  都怪你太过美丽 > 正文

都怪你太过美丽

沈阳新闻网-情感 来源:我是九爷 时间:17-07-16 156条评论

1

洗漱完后,韩佳特意在衣帽间找了件性感的真丝吊带裙,慢慢地晃进卧室。

姜良正坐在床上看书,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韩佳有些迟疑。

最终还是挨着姜良坐下来,赤裸的大腿紧紧地贴在他的大腿上。

姜良不动。

韩佳索性把暗示变成明示,直接把手探进去,沿着大腿根部往里摸索,直到姜良终于捱不住有了条件反射。

姜良说,干嘛?

韩佳说,干嘛。

姜良终于笑了一下,扔下书本,一侧身把韩佳压在身体下。韩佳努力地迎合着,然而没几下,就感觉到顶着自己的坚硬正在慢慢变软。

姜良有些惭愧地说,对不起,韩佳,我真的尽力了。

韩佳别过头去,突然就很想哭。

这么多年了,报应还是来了。或者说,这个报应一直都在,它如影随形地追随,直到韩佳和姜良全军覆没。

因为……强薇。

韩佳16岁认识强薇,两人同龄。算起来,如果强薇不死,和她一样已经28岁了。

当年韩佳老爸是分管财政的副县长,老妈是县医院儿科主任。夫妻俩三十出头才有了韩佳,自然格外娇宠。

许是家境太好,成长太慢。韩佳优柔寡断,依赖性强。

虽然并无半点娇纵之气,但也的确有点过于优越的生活而滋养的缓慢与笨拙。

也不够努力,所以,当年和同样不努力的强薇,在县城那家收容落榜青年的高职院校遇见。

做了同桌,三天不过成为好友。

后来强薇开玩笑,说倒在了韩佳的糖衣炮弹之下。

韩佳的背包里从来没有功课,全是零食水果。

强薇父母都是企业工人,她读高职时,母亲下了岗,全家生活靠父亲一人。

跟韩佳家庭差距极大。

韩佳对此无感,一门心思地跟强薇交密。

强薇也自然知道韩佳的好,虽偶尔抱怨她有点磨人,还是珍惜了。

而韩佳对强薇,是真爱。

她所经历过的人生里,从未遭遇过强薇这款女子。

初识时还在夏天的尾巴,强薇穿桃红色小背心,紧身黑色牛仔短裤,露出一小段的腰身。

后腰有文身,是蝴蝶。

长卷发。浓妆。只用大红色唇膏。大眼睛,高鼻梁,厚嘴唇。

丰满性感。

不拘小节又热烈。

像一只随时会绽开的艳红的石榴。

男生们每天变着法儿给她递情书、送礼物。强薇来者不拒,转头就将情书全部扔进垃圾筒,礼物直接分享给室友。

考试前她还会自告奋勇去找男老师套题,一套一个准。

有次班上有个女同学发现男友脚踏两只船,寻死觅活要自杀,强薇直接把那男的拧了过来,逼他给女同学当场磕头求原谅。

不管女生男生,都觉得强薇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

特别是温室里长大、不谙人情世故的韩佳,对强薇的敬仰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3

就这样无比和谐地过了两年。

高职最后一年,功课已毕,进入实习期。

韩佳直接去了税务局财务科。

强薇却因为没有门路,联系了几家单位都被拒之门外。见她前所未有的颓然的样子,韩佳心生怜惜,死乞白赖地在家里磨了老爸一周,让他将强薇安排去了外贸局。

也就举手之劳而已。

但对强薇,应该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失语片刻后,强薇却拒绝了。她坦率地告诉韩佳,她接受不起。心知肚明,没有对等的条件来交换。

的确,那个名额,正规大学本科生也未见得能轻易获得。

韩佳当时是真生气了,骂强薇想得太多,太看轻她对她的情谊,骂得强薇无言以对。

那时候韩佳真的是没有任何杂念的,就是一门心思地喜欢强薇,想对她好。

强薇最后还是去了,没有进入到专业对口的财务室,而是被分配去了另一个科室做业务。

但有名有分,一毕业手续便安置妥当了。已经极其难得。

很多家境和成绩都比她好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大多待业。

用强薇自己的话说,韩佳你就是我的贵人。

但两个人之间的气场居然一点没有变。强薇仍然是强势又耀眼的那个,而韩佳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她身后,低眉顺眼,活像个小丫环。

也是那年,姜良登场。

当时强薇已经租了外贸局附近一套七十平米的房子。工作地点离家太远,和父母住又诸多限制,强薇便很少再回去。

也就是在强薇的出租房里,韩佳第一次见到了姜良。

姜良有一米八几的个头,挺拔笔直,星眉朗目。穿了藏蓝色中华立领。

青春俊秀。

韩佳有一刻觉得自己像被电流击中,全身定定地不能动弹。

直到强薇扯了扯她袖子,她才回过神来。

强薇介绍,姜良,高中同学。

韩佳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同学而已?

强薇没吭声,瞟了一眼姜良,姜良红了脸,略显局促。

寒暄两句,姜良坐了片刻便走了。

3

过了好几天,韩佳才知道,姜良是来找强薇帮忙的。他刚成年的弟弟,无业,几天前因伙同他人抢劫,竟然失手将对方打死了。母亲急病了。

姜良到处找人疏通,再不争气,也是手足,只是劳而无功。姜良半年前才离开学校,目前在一个乡镇变电所当技术工人,父母都是农民,家境极差。

但强薇也为难,她同样人微言轻。

那怎么办?韩佳问。

想办法呗。强薇说,实在不行,我去找他试试。

韩佳知道强薇说的那个他,是强薇来外贸局后在业务接触中认识的,县里一个颇有名气的老板,据说黑红两道都很吃得开。已婚,想包养强薇,被狗血淋头地骂了回去。但不死心,还在努力中。

韩佳想说点什么,终究欲言又止。她明白强薇希望她主动开口,让自己爸爸出面,但这种事不比安排工作,风险实在太大了。她没有那个胆量去说,说了,爸爸也不可能同意。

姜良弟弟最后判了十年。

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那段日子,韩佳和强薇见面并不多。

先是强薇请了一段假,之后,韩佳得到局里唯一的学习名额,去市里学习半年。

也就在韩佳离开不久,强薇便出了事。

她在立春的夜晚服毒自尽。自己去买了一瓶农药,合着一瓶白酒全部喝下。

没留半点抢救的余地。

只留下来只言片语,龙飞凤舞的一句话,我的死和他人无关,活够了而已。

事发后强薇父母报了案,警方调查结果,系自杀无疑。

农药店老板还记得那天说是要帮亲戚买农药的姑娘,那么漂亮,兴高采烈,喜气洋洋。

半点儿也看不出将死的凄凉和哀伤。

警方还发现,强薇肚子里已经有了两个多月身孕。

于是顺藤摸瓜查到了那个老板,证实两人确实发生了关系。

老板见出了人命,怕事情闹开不可收拾,立刻上下打点,给了强薇父母一大笔钱,加上有强薇的遗书撇清,案子也就结了。

流传开的说法是,强薇是老板的小三,怀孕逼婚,想转正,未遂,一气之下自杀。

4

韩佳得到消息从市里风尘仆仆赶过来,强薇已经被送到太平间。

她去见了她最后一面。

脸部呈深紫色,浮肿,已经面目全非,完全无法认出。

最后韩佳跑出来,吐了。吐得一塌糊涂,感觉整颗心都是苦的。

回家就开始发高烧,一周后才退。

醒来后母亲告诉韩佳,这期间姜良来看过她,而她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不停地说糊话,强薇你太狠了,太狠了……

韩佳是真被吓到了。

是的强薇太狠了,

韩佳心知肚明,强薇肚子里的孩子,是姜良的。

强薇爱姜良,毫无疑问。为了帮姜良,强薇去找了那个老板。

去之前,她特地把韩佳召唤了过去,问,你说他也算个成功人士,应该不会强迫我干啥吧?

那是韩佳第一次看到一向坚硬又傲气的强薇,脸上流露出忐忑和不确定。

韩佳说,不会的。那不是犯罪么?他那么有钱,哪里不能找个小姑娘,至于吗?

强薇的表情稍微轻松了点。

强薇不知道,就在她开口问话之前,韩佳去了趟卫生间,在扔卫生纸时,在拉圾筒里看到了那枚妊娠检测试纸。韩佳有点颤抖地把那枚试纸捡出来,看了又看,阳性。

强薇更不知道,韩佳曾经咨询了爸爸,关于那个老板的人品。手眼四通八达的韩父警惕地说,你怎么认识这个人的?他别的还好,就是人特别不稳重,早些年还因为诱奸未成年女孩被关过,你一个小姑娘家千万别招惹他。

但韩佳最终并没有把这些告诉强薇,而是鼓励了她去找他的决定。

这也是单纯了二十多年的她,第一次生出心机。

因为韩佳发现,自己对姜良的单恋,已经无可挽救。

特别是在姜良来找她之后。

是的,在从强薇那里得知韩佳的身份后,姜良偷偷来找了韩佳,并没有过多的语言,只说,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请你一定帮帮我。

然后,他突然地,就揽过韩佳的肩,在她脸上匆促地印一个吻。

韩佳魔怔在了原地。姜良走了很久,她觉得他的嘴唇还贴在她脸上,湿漉漉地,让她整个人也都变得混漉漉地。

所以,这其实是一场比赛,谁先赢,谁就在姜良那里占了先机。

而韩佳知道,她不仅要赢,还必须让强薇自动地、永远地从姜良的生活里消失。否则,以强薇神一般的吸引力,姜良就算选了她,还是迟早会后悔。

虽然,发现强薇居然已经怀孕后,韩佳有片刻的犹疑,但最终,想要得到姜良的渴望占胜了一切。

5

后来,帮上姜良的果然不是强薇,而是韩佳。

强薇在被老板蹂躏后,老板为了稳住她承诺一定把人捞出来,也确实找了人,花了钱,但终因能力有限,劳而无功。

不甘白白受辱的强薇想告老板强奸,却被律师告知这种情况根本告不了,一是事过多日强奸证据缺失;二是从整个过程来看更像是一场交易。

在强薇悲愤至极、闭门不出时,韩佳正在不惜用绝食威胁她爸,最终不仅帮姜良弟弟从轻判决,又将姜良从乡镇调到县供电局……

然后,强薇在某天,接到了姜良的分手电话。

姜良不敢当面给她提。

强薇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平静,甚至还开了玩笑说,你就是不分,我也要分了,不然跟着个杀人犯的哥哥,多没前途啊。

强薇自杀后不久,姜良和韩佳订了婚。

只是拖拉了两年才结婚,姜良说想先干出点样子来再说。

韩佳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但也没有点破。

婚后也很宠姜良,百依百顺的宠。

只是,偶尔两个人出门,便会听到闲话,说两人好不般配,一个又高又帅,一个又矮又……丑……

又说,不过漂亮有什么用?不如有个好爹。

每当这时候,韩佳就会想起强薇。和姜良站在一起金童玉女的强薇,热烈又奔放如红石榴般的强薇,能把任何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像神一样存在的强薇。

姜良也会想起她吗?韩佳不知道。

韩佳只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姜良并没有和她日久生情,反而离她越来越远了。

就连他们的儿子出生,姜良都仿佛并不那么喜悦。

直到现在,索性连最基本的男人的能力和兴趣都失去了。

也就是这天晚上,在韩佳家小住的母亲看出了什么,把韩佳拉到一边问,姜良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韩佳就笑着摇头,笑出了眼泪。

她清楚,姜良不是外面有人,而是心里有人。

强薇用决绝的死亡,一尸两命,把自己种在了姜良心里。也许终其一生,姜良都不可能有力量放下。

同样没有力量放下的,还有她韩佳。

情感的债从来就是最重的债,欠着的人就算过得再风光,内心却总在油煎火烤。始乱终弃的姜良,横刀夺爱的韩佳。

心底有荆棘,如何爱得起。

——完——

标签:

返回沈阳新闻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