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沈阳新闻网 >  社会 >  马伊琍版“子君”衣着辣眼睛?从唐晶身上看看亦舒女郎们的穿衣品味 > 正文

马伊琍版“子君”衣着辣眼睛?从唐晶身上看看亦舒女郎们的穿衣品味

沈阳新闻网-社会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时间:17-07-18 122条评论

亦舒的作品难改,最近《我的前半生》就是最好的例子。

关于这部剧的讨论铺天盖地,亦舒迷们恼怒于这剧挂着亦舒的名头,却被拍成了狗血婆妈剧。喜欢它的人则觉得亦舒的价值观不适合被拍成影视作品。

 

不可否认,亦舒的那套价值体系放到现在这个时代来看,有一些是有一点儿过时了。比如她最爱说的,真正的美女应该“美而不自知”,她认为那是最高级别的美女,但其实我们都晓得现实中几乎见不到任何一个美女是不知道自己漂亮的,换而言之,我们这个时代的美人,从小就明白美貌即是资源,不需要任何人提醒。

 

亦舒的小说戏剧张力不强,难改可以理解,但是亦舒作品最不应该改动的就是她给主角们安排的服装穿搭了,即便是老老实实按照亦舒笔下写的品牌去穿,放在现在都一点不过时。

 

撇开剧本身,我们今天就来说一下亦舒女郎们的穿衣品味到底是怎样的。

太多人已经吐槽过了,马伊琍版的“子君”一出场就穿着那些颜色高饱和度的衣服,辣眼睛程度太高。

马伊琍在采访中解释过,之所以前期穿成这样,都是为了前后子君变化的对比。

但是,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亦舒写罗子君,罗子君是阔太太,全职主妇,家里有菲佣和华人佣人两名,出入有专车以及司机,密友夸她——

“别的本事你是没有的,子君,可是吃喝玩乐这一套,你的品味实在很高雅。”

“我挑了两条开司米呢长裤,让店员替我把裤脚钉起。姜太太搭讪说:“要买就挑时髦些的。”我笑着摇摇头:“我是古老人,不喜款式。有款式的衣服不大方。”

——罗子君前期是养尊处优的阔太太,虽然是个木头美人,但是却有品位。也正因为如此,之后她逆袭成了艺术家,虽然看着有些金手指的成分,却是有足够过渡的说服力。

而在剧里,这种所谓的强烈前后对比,恰好就说明了这剧拍的一点生活经验也没有。

试问一下,一个前期把自己穿成了一只金刚鹦鹉的阔太太,离婚之后,经济困难了,突然就穿着得体的MaxMara,拎着Delvaux去当商场营业员……

为了凸显对比,没有一丝细节的过渡,说服力在哪里?

从1966年11月到2016年5月,50年的300本书里,亦舒普及了无数的穿搭牌子,是很多亦舒迷们的“时尚圣经”。 看亦舒的小说,总会出现她写的各种品牌的介绍。如果仅从穿搭来看,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的袁泉版“唐晶”,是一位非常标准的亦舒女郎。

像唐晶一样穿衣

做一名亦舒女郎

白衬衣+卡其裤

曾经是《明报周刊》娱乐记者的亦舒,交友广泛,其中不少是女明星和名媛,著名的好友中有施南生和钟楚红,品味是相互影响的,正是因为接触这些圈内友人,亦舒的风格自成一体。黄伟文写过一篇《亦舒衣柜》,探讨了亦舒作品中的那些女主角衣柜里到底有些什么?

最后得出结论,越后期的亦舒越奉行的是Less is more。

黄伟文总结说:“第150本以后的亦舒作品,女主角不论叫什么名字,出身怎样,性格如何,清一色只得一套服裝──白恤衫+卡其裤,顶多有时变成深蓝,与其说是作者的trademark,不如视为她的终极审美观。”

亦舒爱白色,黄伟文说,在150本以后的亦舒小说里,女主角通通是清一色的白衫,黄伟文猜测牌子应该是Club Monaco,这个牌子原本是加拿大的,现在则是Ralph Lauren旗下,一水儿的中意黑白灰,确实非常亦舒。

除了小说中爱写主角穿白衫,亦舒还写过这样的句子:“只有最含蓄的人才肯穿白色——风流不为人知,辛苦不为人知,因为一个人最终要面对的,不外是他自己。”

所以,仅仅是从穿搭来说,袁泉的唐晶倒是非常的亦舒女郎。

袁泉本人在接受媒体群访时也说过,“剧中的服饰有一大部分是我自己的私服,还有一部分是剧组的服饰。除了有专业的的造型师帮我搭配外,也有我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包括她的职务、所处的位置和自身性格等等,最后才呈现出来大家看到的样子。”

晚装:Vera Wang

黄伟文还总结,她笔下的女主不常有机会穿晚礼服,如果有,其实也只得一個选择── Vera Wang。

这个由著名华裔设计师王薇薇设计的婚纱牌子,当然不止做婚纱。

林依晨身穿Vera Wang特别订制系列的黑白拼色露背蓬蓬裙,参加了2016年的53届金马奖。

周冬雨身上这件线条非常简洁的裸粉色晚装,也出自Vera Wang,得意之处,其实在身后。

大衣:Theory、Max Mara及Isabel Marant

袁泉在剧中的大衣基本都是大翻领+大廓形+大口袋,非常挺拔洒脱。

集中在Theory、MaxMara及Isabel Marant等牌子。

Theory

售价:约12800RMB

Max mara

灰色廓形大衣

售价:约11000RMB

MaxMara

101801驼色大衣

售价:1600欧

约等于12500RMB

毛衣:开司米(cashmere,羊绒)

亦舒还爱开司米,曾经写过“唯一不能舍弃的,乃净色开司米毛衣。”

《我的前半生》中就有子君挑开司米呢长裤的描写,到了剧里,倒是袁泉的唐晶穿着低调灰色系的开司米内搭。

鞋子:平底鞋

剧中还有一段唐晶批评高跟鞋不是给上班的人穿的,也跟亦舒对于鞋的品位非常相近:

“对鞋子的要求如下:平跟、无花、无扣、无边,早上起来,在门口一踏进去便可以操走的那种。最不明白的是十公分高跟鞋,如果上帝觉得人的脚跟要踮起方漂亮,上帝不会给我们平坦的脚底板。”

她在剧中所穿的这双Nicholas Kirkwood的BEYA牛皮乐福鞋,就是一双彻彻底底的“亦舒鞋”。

Nicholas Kirkwood

BEYA牛皮乐福鞋

售价:3590RMB

首饰:Tasaki、Tiffany &Co.、Kutchinsky

剧中唐晶的首饰也非常亦舒,用的这款耳环,来自日本著名珍珠品牌Tasaki。而御木本是亦舒所有作品里唯一提过的日本品牌,《流金岁月》中有。

“谢宏祖亲自去看过锁锁。她穿戴整齐了出来见他,名贵的香奈儿时装,御木本珍珠,一边抽烟一边微笑”。

亦舒小说里还曾经提过一个珠宝品牌,比如《喜宝》里有一句:

“爹很宠妈妈,妈妈的珠宝都是辜青斯基的。”喜宝诧异:“卡地亚的不好吗?”聪慧笑:“那是暴发户的珠宝店,暴发户只懂得卡地亚。”

一句话,把卡地亚打到了暴发户品位的地步,然后这个事情还成了卡地亚和辜青斯基之间的一桩公案。

辜青斯基就是Kutchinsky,很古老的波兰品牌,原本这个品牌拥有者的家族是为巴伐利亚王室做御用珠宝的,到了路德维希三世被废之后,家族的成员全去了英国,之后1991年被收购之后,就成了传说。

以下几款都是Kutchinsky珠宝首饰。

很多人对于亦舒的误解就在此,觉得亦舒爱写品牌不就是跟郭敬明一样吗?

首先,是郭敬明向亦舒学习。其次,亦舒写的品牌,是基于自己笔下人物的审美的,那些品牌的设定,势力又努力地为描绘主角人物的性格做服务,并不是胡乱堆彻。就好像《喜宝》中的这一段,不写个Kutchinsky这样的品牌出来,还叫豪门吗?

剧里的唐晶不是豪门,当然不可能戴Kutchinsky。不过除了御木本珍珠,她还常戴的一个牌子是Tiffany &Co.

这一条出镜率很高的就是Tiffany的钻石项链。

Tiffany & Co. 

ELSA PERETTI®

Diamonds by the Yard® Pendant

18K 金镶单颗圆形明亮式切割钻石项链

售价约:5588 RMB

Tiffany T系列

18K玫瑰金迷你微笑吊坠

售价约:8999RMB

香水:Joy

剧中并没有展现,而原著里唐晶爱用的品牌其实有两处重点描写,最爱的香水是“哉”,哉(Joy)是世界上最贵香水之一,由著名的调香师JEAN

PATOU出品,据说每80毫升的Joy就要用到10000朵的茉莉和28打玫瑰,每盎司230美元,重点就在天然上,当然现在几乎不常见。

包包:Hermès、YSL、Celine

原著中用着这样香水的唐晶,用的手袋则是“喧默斯” (Hermès,爱马仕):

“太热闹了。”唐晶叉着腰,吊着眼梢大骂,“你们耍花枪,请回家去,你们要男欢女爱,也请回家去,竟跑到这里来杀野,惹起老娘的火,连你十八代祖宗都揍,岂止打你这个八婆?滚滚滚!”她激动地挥舞着手中的鳄鱼皮手袋。

陈老太拖着丈夫便打楼梯处撤退,电梯也不搭了。我大觉痛快,开了门,咱们三个女性瘫痪在沙发上。

唐晶犹自悻悻,“他妈的,虎落平阳被犬欺。我这只皮包还是喧默斯的,时值一万八千元,用来打街市婆,真正暴殄天物。”

到了剧中换成了YSL风琴包,更加低调,倒是更符合袁泉版唐晶的气质。

这就是圣罗兰前任品牌设计总监Hedi Slimane一手打造的经典爆款,《来自星星的你》中的千颂伊就曾经背过它上镜。

剧中袁泉其实有两个YSL风琴包:一黑一白。

圣罗兰经典 SAC DE JOUR 

黑色粒面真皮手袋

(YSL风琴包)

官网售价:28,190 RMB

袁泉版唐晶还有其它几个包包,主要集中在Celine这个牌子里。

Celine一号: symmetrical Bag

售价:约15000+ RMB

symmetrical是Celine2015秋冬Bag系列,本意是对称,曾经因为《太阳的后裔》里宋慧乔背着出镜一时火爆。

Celine二号:Bucket Biker Bag

官网售价:25000 RMB

Celine三号:Medium Classic Bag

官网售价:32.000 RMB

另外,在说说剧里唐晶的另外一些属于袁泉自己的穿着。

卫衣:DAWEI

这件卫衣出自孙大为和雎晓雯合作推出的全新品牌———DAWEI。这一系列的设计最惹人注意的亮点就是随处可见的猫了。同款式毛衣在连卡佛上定价3410RMB,但已售罄。

睡衣:Olivia Von Halle

 

2012年圣诞节,小贝给贝嫂买了一套OliviavonH alle睡衣做礼物。然后,这个刚在2011年成立的睡衣品牌就一炮而红了。

她们就是亦舒身边的“亦舒女郎”

亦舒心中有自己的亦舒女郎模板吗?自然是有的,她笔下的很多小说女主角都有原型。

亦舒的文最经典的还是她笔下七八十年的香港,和那时候的香港女子们,最旖旎无忧无虑的时期,经济腾飞,品位逐渐养成定型,也影响了太多的人。

明报曾经采访过亦舒,问她如今还笔耕不辍,是写给谁看?

她答:“我写给一群有职业有家庭的女读者看,年龄不限,十八至八十岁都可以,我希望我的小说讲出她们心中的说话,我希望她们从日常困顿劳琐的折磨中,松一口气,也从我的小说得到共鸣,得到一些安慰。”

年岁越大,自然是明白读亦舒不能将她的作品当作明镜,但是也越知道,做一个典型的亦舒女郎并不一定很重要,重要的是,真实世界确实是她笔下那样复杂的,她或者教导不了女性完全应问题的方法,但她从不灌鸡汤,克制的笔法和不近人情中,告诉你,只有你自己才是一切风雨飘摇所能依仗助力。

单这一点,足矣。

闺蜜:方盈

如果要选一个最“亦舒”的,那就应该是师太的闺蜜方盈。亦舒认为方盈是身边最出色的女性前三,

“西西可敬,敏仪叫人欣赏,可是方盈还囊括了可爱。可爱是:懂得微笑地退后一步,欣赏后来之浪的锋头。”

能跟亦舒做闺蜜的方盈曾是邵氏女星,但在1968年就嫁给了香港著名的奇华饼家的少东,息影怀孕生小孩。阔太太的日子过了十年,然后离婚,离婚的原因有点像《我的前半生》里的子君,十八岁就嫁人的方盈日子越过越没灵气。之后的故事亦如子君和唐晶,1986年,在闺蜜亦舒的鼓励下,方盈重出江湖,只不过开始了电影幕后的工作,杨凡拍亦舒的《玫瑰的故事》她担任了美术指导。 

她就像是子君那样,离婚之后脱胎换骨,自此之后,很多我们熟悉的港片中都能看到方盈的名字:《川岛芳子》便是其电影名作,其后更凭《海上花》拿下金马最佳服装设计奖。

方盈更有名的还有她的穿搭品位,圈内有口皆碑,亦舒赞方盈会穿衣服是“方老盈在夏天像个护士, 在冬天像个修女。”

《号外》杂志的邓小宇则说:“方盈所有的衣服都大有来头,当她穿上她的圣罗兰斗篷、或者CACHAREL外套、又或者她拿着FERRAGAMO黑色帆布

袋、FENDI小提包的时候,竟会是那么不着意,就像她身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高贵也不流于奢侈、实用而绝不至于招摇。我有个做设计的朋友,就曾就方盈的CACHAREL外套和我们讨论大半天它的红色――为什么能够鲜艳得来一点也不刺眼。”

方盈在邵氏一众佳人当中其实并不出众,但她就是能在亦舒的笔下有一个鲜亮的亦舒女郎的形象,“十七年了!未曾在方盈的嘴里听到过是非、闲话、怨言、牢骚。她对事物的意见正直、清晰、幽默、风趣、独到。伊出手豪爽、大方,但适可而止。伊的品味高尚雅致,领导潮流。方盈是最理想的朋友,永不落后,永无隔膜。”

能被毒舌的亦舒这样赞美,可见方盈的魅力。

方盈在2010年1月13日在香港浸会医院病逝,享年六十二岁。

在方盈最后的日子,她曾说过:“火化后不必弄个什么位给她,把骨灰洒在一个美丽的地方就好了。如果想她,在家里或办公室插一枝白花,就是想起她了。”

“玫瑰”原型:章小蕙

方盈担任美术指导的《玫瑰的故事》里,张曼玉演了那个不必上班,但锦衣玉食颠倒众生的黄玫瑰。

片中多次强调玫瑰如何的美,但那时候的张曼玉总差了一口气,要知道亦舒本来想找林青霞演黄玫瑰,奈何林青霞因为年龄的原因拒绝了。

之后成片出来,把小说拍成了兄妹德国骨科的故事,亦舒被气哭了……

后来我们都知道了,《玫瑰的故事》中的黄玫瑰,其实是钟镇涛的前妻章小蕙。

亦舒喜欢章小蕙,是很多亦舒迷最不理解的地方,明明她一点都不亦舒性冷淡风,明明她那么爱露又败家,明明她又当小三又交N个男朋友!

但是,亦舒笔下她是典型风格独树一帜的亦舒女郎:“她有一股罕见的妩媚,独树一帜,大家无论怎样打扮,都是一堆Cute kids,她有味道,是时髦潮流以外一个等级。真奇怪,时下流行什么,全体与她无关,她自有一套。”

比如14年她回港被娱记拍下相片,苹果日报的镜头下依然遮盖不了一身艳光。

章小蕙的爱买买买是全香港都知道的。她的名言是:“饭可以不吃,衫不可以不买”。

一个女人因为爱买衫,买到两个男人破产,仅仅是这一项传闻就够狗血又传奇的。

钟镇涛控诉她买衫买到他破产,其实是一点没有道理的,两人共同炒楼失败的债务,最终由她一人承担。2.5亿真的不是小数目,前夫甩手走人,打官司败诉又上诉,终于最后判了不用还。

多年后被记者问及与前夫的关系,章小姐形容他们是“ bittersweet” 。没有埋怨,更没有骂街,不像前夫那样只要上节目必控诉,一遍遍说“都是她害我”, 要知道,多年之后章小蕙才在一个采访说其实他们破产是因为97年香港房产泡沫。

章小姐更说:“come on,lets move on,我真的不中意向后望,我中意向前看。”分手之后,不出恶言,姿态好看最重要,仅仅是这一项就够亦舒女郎的!

更何况,她除了爱买之外,更是把消费转化为生产力。章小姐经济困难时,靠写字为生。一个月写十九版,照样租大屋。她出过两本书,分别叫“品味01”“品味02”,里面观点独到,更不是现在的各种时尚搭配博主们所能企及的。甚至黄伟文都说,Pashmina在香港流行一时全归功于章小蕙:

“你喜不喜欢章小蕙这个人都好,不能否定的是,她当年在中环开店时的洗脑式推销,令Pashmina这件事得以在香港发扬光大,在她之前pashmina当然不是闻所未闻,但如果没有她的口传身教,一定没有后来师奶OL都有一条在手袋的渗透性。”

黄伟文说的中环的店是说章小蕙开的二手店,当时香港的名媛太太们一边说她bitch,一边暗地里却频频帮衬她的二手店,只要是章小蕙文章里说过的牌子都卖的特别的疯,据说有时遇到疯狂客人,甚至连她那天在店铺穿着的衣服也要买。那个店第一年就赚了2700万,第二年赚了2300万。

《圆舞》女主原型:周天娜

还有一位亦舒女郎必须要说,那就是《圆舞》的主角周承钰,相传就是以周天娜为原型写的。

这个角色是亦舒笔下典型的持美闯荡多过苦心营营役役,传奇故事数桩的角色。

亦舒曾描述:“数年前在半岛大堂见到周天娜,惊艳惊到下巴要跌下来,灵魂好不容易归窍,拍拍胸口说:幸亏咱们有林青霞。”

20 世纪七八十年代走红国际时装界的一代时尚Icon 周天娜 (Tina Chow)原本不叫周天娜,Tina Chow是从了丈夫周英华的姓之后得来的名字。这个传奇女子的美即便是在她逝世这么多年后还在时尚圈中流传,在二十世纪后半叶,她的时尚偶像地位毋庸置疑。

20世纪60年代,周天娜全家搬到日本。她凭借兼具着东方古典韵味与西方摩登气息的五官,以及高挑动人的身材,15岁便成了资生堂的专属模特。

20世纪70年代,著名时装插画师安东尼奥·洛佩兹(Antonio

Lopez)将其带至巴黎发展,与杰西卡·兰格、瑞莉·霍尔、格雷斯·琼斯和帕特·克利夫兰并列为“安东尼奥的女孩”,名动整个西方时尚社交圈,包括老佛爷、圣罗兰在内的众多设计大师都视周天娜为自己的缪斯。

乔治·阿玛尼曾说:“天娜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感,她并不需要设计师为她设计什么,相反我们从她那里获得了许多的灵感。”

周天娜和好莱坞明星李察·基尔也有过一段情,恋情因男方转头与辛迪·克劳馥结婚而告终;又与德斯坦维勒有过暧昧,后者是著名的双性恋。

同年,周天娜查出艾滋病。她将病情公布于众,成为第一位著名女性公开宣布患上艾滋病者。

1992年1月24日,周天娜逝于加州,享年41岁,弥留时父母子女都在她身边。家人在讣告中宣布死因:“她很可能是与巴黎一个双性恋男子发生短暂关系而被传染病毒,该男子已经因艾滋病于1990年去世。”

专题撰文:悠悠酱

微信编辑:叶深

* 公众号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新青年剧乐部(tvbbclub);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南都君特选(戳下方标题)

赶紧自查 !这种银行卡将被销户!及时清理防电信诈骗突发!江苏一出租民房发生火灾,已致22人死亡 

我们在预备导盲犬身上绑了个相机,原来它们眼中的世界是这样的……

标签:

返回沈阳新闻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